?
<del id="jgai9"></del>
<cite id="jgai9"></cite><cite id="jgai9"></cite>
<noframes id="jgai9"><progress id="jgai9"><dl id="jgai9"></dl></progress>
<cite id="jgai9"></cite>
<cite id="jgai9"></cite>
<menuitem id="jgai9"><video id="jgai9"><thead id="jgai9"></thead></video></menuitem>
<cite id="jgai9"></cite>
<cite id="jgai9"></cite>

相關新聞

其他新聞

超出想象 宋代成都人的耍法板眼多

2019年3月13日第06版

分享到:

  這一次,讓我們沿著宋詞提供的路徑,走進宋代成都的游樂現場,體驗一把宋代成都人的各種耍法。

  序篇 近百首宋詞鋪陳出成都人的游玩生活

  蜀人從來好事,遇良辰、不肯負時光。藥市家家簾幕,酒樓處處絲簧。 ——京鏜《木蘭花慢·重九》

  “算秋來景物,皆勝賞、況重陽。正露冷欲霜,煙輕不雨,玉宇開張。蜀人從來好事,遇良辰、不肯負時光。藥市家家簾幕,酒樓處處絲簧。”(《木蘭花慢·重九》)這是南宋詞人京鏜眼中的成都重陽節。秋天的景物都美不勝收,何況是重陽節呢?這一日,沒有寒霜,也沒有下雨,天氣還不錯,是個全家出游的好時機。這一天藥市中人來人往,不買藥材也要來湊一下熱鬧。酒樓在這一天更是每家絲簧不斷,人聲鼎沸。看到這熱鬧非凡的景象,京鏜笑瞇瞇地感嘆到:“蜀人從來好事,遇良辰、不肯負時光”。

  宋時成都的游樂風尚之所以引人注目,有一個重要的特點在于遨樂之風盛行。當時很多的文人都是遨樂詩(詞)人,如邵伯溫詩云:“從昔遨游盛兩川,充城人物自驕聞,萬家燈火春風陌,十里綺羅明月天。”陸游詩云:“遨樂無時冠巴蜀。”足見當時成都遨樂風氣之盛。

  陸游《雙頭蓮·呈范至能待制》寫錦里:“盡道錦里繁華,嘆官閑晝永,柴荊添睡。清愁自醉。”他在《木蘭花慢·夜登青城山玉華樓》一詞中寫夜游青城山的景況:“閱邯鄲夢境,嘆綠鬢、早霜侵。奈華岳燒丹,青溪看鶴,尚負初心。”還有不少的詞寫到諸如錦里、摩訶池、碧雞坊等都是當時成都人游玩的好去處。據統計,大概有近百首詞寫到當時成都人的游玩去處。如登青城山、學射山、海云山、武擔山等,游錦江、浣花溪、摩訶池、碧雞坊等,逛錦里、大慈寺、青羊宮、武侯祠等。

  成都人的游賞無時、四季不斷、遨樂方式繁復。兩宋時期成都游樂風尚之盛,更是“甲于四蜀”(祝穆《宋本方輿勝覽》),而且還以游娛無時,動至連月,并在活動中形成了若干不容更改的“常法”。成都人的游賞還與歲時節慶融合,與商業貿易共生。追溯歷史,成都的游樂之風由來已久,在歷朝歷代中,宋代的成都最好游樂。成都人民愛游玩、愛熱鬧、愛良辰的情致在宋代就達到了一個高潮。宋代的成都游樂今天的我們無法參與,但是宋代文人墨客的詞給我們打開了另一扇觀賞宋代成都游樂盛況的窗。這一次,讓我們沿著宋詞提供的路徑,走進宋代成都的游樂現場,體驗一把宋代成都的耍法。

  宋代成都節日新奇特:起碼有21個

  怪得驕陽回避晚,猶去新秋兩日。天上良宵,人間佳節,初不分今昔。

  ——京鏜《念奴嬌·七夕,是年七月九日方立秋》

  京鏜在《念奴嬌·七夕,是年七月九日方立秋》中說:“捫參歷井,恰匆匆三見,西州七夕。怪得驕陽回避晚,猶去新秋兩日。天上良宵,人間佳節,初不分今昔。”七夕佳節,天上人間共慶祝!京鏜的詞有不少寫到節日的,如《絳都春》中“火城燈市爭輝照,誰撒滿空星斗。玉簫聲里,金蓮影下,月明如晝”描繪了宋代成都元宵節的燈會盛況。除了七夕、元宵之類為全國共同的節日之外,宋代成都人還有不少自己獨特的節日,比如三月二十一日摸石求子。那么,宋代成都到底有哪些節日呢?據統計,當時成都大概有21個節日,具體如下:

  (1)正月元日 。(2)正月二日。(3)正月五日 。(4)上元節。(5)正月二十三日。(6)正月二十八日(保壽侯誕日)。 (7)二月二日(踏青節)。(8)二月八日。(9)三月三日(上巳日,張柏子飛升日)。(10)三月九日。(11)三月二十一日(靈智禪師歸寂日)。(12)三月二十七日。(13)寒食節 (14)四月十九日(浣花佑圣夫人誕日,浣花日)。(15)五月五日(端午節)。(16)六月初伏日,中伏日,末伏日。(17)七月七日(七夕)。(18)七月十八日。(19)八月十五日(中秋節)。(20)九月九日(重陽節)。(21)十二月冬至日(冬至節)。

  宋代成都官員與民同樂

  向郊原踏青,恣歌攜手。醉醺醺、尚尋芳酒。問牧童、遙指孤村,道杏花深處,那里人家有。

  ——宋祁《錦纏道》

  1、官方:新增節日項目7項

  據資料記載,張詠、趙稹、薛奎、文彥博、田況、宋祁、趙抃等七人在任成都知府期間新增了節日游樂活動內容,引導并豐富了蜀中風俗。

  (1)在“上元燈夕”放燈三日的基礎上,張詠增加了一個“殘燈會”,于正月十七日這一天,由通判主持宴請燈會期間負責治安巡邏的兩名都監。正月二十三日圣壽寺前的蠶市,也是張詠設立的,極為方便民眾買賣農器。(2)天禧三年,趙稹向民眾開放了西園,也就是“府署西樓”。(3)薛奎知開封府時,一切以嚴治,人謂之“薛出油”。其后移知成都,歲豐人樂,他便順其風俗,從容游宴。(4)文彥博建江瀆廟,用來在末伏日聚會避暑。(5)田況積極參與成都的節日活動,曾在睿圣夫人廟里為成都求雨,雨應禱而至,所以他便將三月二十七日原在小西門雁橋的蠶市移至大西門睿圣夫人廟前舉行。(6)宋祁非常喜歡游宴,正月二日官員宴集結束后,宋祁新增了“妓以新詞送茶”的活動。(7)對成都的節日內容,趙抃是有增有減。相較四月十九日浣花溪的“大游江”而言,張詠興起的二月二日游江,又號“小游江”。趙抃寫《成都古今集記》時,小游江的“彩舫至增數倍”。原本,六月初伏日、中伏日、末伏日皆要宴集,趙抃開始縮減經費,只留下了初伏日的活動。

  2、宋代成都人全年休閑天數多

  (1)官員休假超過113天。

  宋代官員的休假制度非常寬松,宋人筆記《文昌雜錄》介紹說:“祠部休假,歲凡七十有六日:元日、寒食、冬至各七日,天慶節、上元節同;天圣節、夏至、先天節、中元節、下元節、降圣節、臘各三日;立春、人日、中和節、春分、社(春社)、清明、上巳、天祺節,立夏、端午、天貺節、初伏、中伏、立秋、七夕、末伏、社(秋社)、秋分、授衣、重陽、立冬,各一日;上中下旬各一日……百司休務焉。”可以看出,宋代的法定節假日挺多的,主要可分為兩大類:一是元日(春節)、寒食、端午、重陽、臘日等傳統大節,以及冬至、立春、立夏等節令;一是“天慶節”“天圣節”“先天節”“降圣節”“天貺節”這幾個官方設立的政治性節慶日。

  在這些節日里,宋朝的官員都要放假,其中元日、元宵節、寒食節、天慶節、冬至5個大節各休假7天,合計35天;天圣節、夏至、先天節、中元節、下元節、降圣節、臘日7個節日各休3天,合計21天;立春、人日、中和節、春分、春社、清明、上巳節、天祺節,立夏、端午節、天貺節、初伏、中伏、立秋、七夕、末伏、秋社、秋分、授衣節、重陽節、立冬21個節日各休假1天,合計21天。總計77天。

  宋代官員每個月還有三天的旬休(每個月的上旬、中旬、下旬,也各休假一日,這叫作“旬休”,相當于今天的周假),一年合計36天;再加上77天節日假,可以算出來,宋朝人一年有113天節假日,與今日中國的節假日天數差不多。但宋朝官員享用的休假天數,應該比今人更多一些,因為還有探親假(父母住在三千里外,每三年即有30日的探親假)、婚假、喪假等未計在內。

  (2)平民閑時也不少。

  在農耕社會中,一般人可難得給自己放幾天假,可在宋代成都,游樂之風不僅上至官府,也下達平民,就算是難有閑時的農人,也時不時的要歇息游玩。

  據《歲華紀麗譜》載,一年之中規模最盛大的蠶市就有三次,分別是正月初五(在南門)、正月二十三(在圣壽寺)和三月二十七(在大西門睿圣夫人廟前);后來隨著養蠶業的迅速發展,蠶市也相應多了起來,據不完全統計,成都地區還有以下幾處蠶市:二月八日和三月九日(均在大慈寺)、二月二日(寶歷寺)、三月三日(學射山)、三月(龍橋)、三月(乾元觀)等等。蠶市主要集中在正月到三月之間,短短兩三個月之內就至少有九次之多。

  宋代成都商業發達,市場繁榮,一年中每個月都有專門的市場,也就是“十二月市”。可見,在一年十二個月中,平民百姓都能在此期間暢游。

  宋代成都人休閑理念很超前

  車馬暗塵香。一邦如蠟日,盡豪狂。游人歸路笑聲長。——王之望《小重山·成都上元席上用權帥許覺民韻》

  王之望《小重山·成都上元席上用權帥許覺民韻》云:“車馬暗塵香。一邦如蠟日,盡豪狂。游人歸路笑聲長。”成都的上元節這天,游玩的人豪情盡顯,乘興而歸。當時全國各地、四面八方都傳言:成都人貪玩好耍,無時無刻不在游樂。文人學者們也紛紛附和,民俗學家莊綽說“成都自上元至四月十八日,游賞幾無虛辰”,蜀州通判陸游詩句“遨樂無時冠巴蜀”講的雖是閬中,成都作為蜀都,自然有過之而不無不及,正如任正一《游浣花記》所載:“雖負販蒭蕘之人,至相與稱貸易資為一飽之具,以從事窮日之游。”

  宋代成都的最大魅力就在于民間娛樂文化的興起和繁盛。宋時成都的主要娛樂場所叫瓦肆。瓦肆可以說是宋代成都的娛樂中心。瓦肆,又稱“瓦舍”“瓦市”“瓦子”。“瓦”字很容易讓人聯想到那些加蓋著層層疊疊瓦片的場所,實際上它跟“瓦”并沒有實質性的關系,是取了“瓦”的意思,是“謂其來時瓦合,去時瓦解之意,易聚易散也”。一個瓦肆里會有很多個小場地,這個場地就叫勾欄。勾欄中日夜表演雜劇及講史、傀儡戲、影戲、雜技等節目。每一個勾欄的內容是不一樣的,設施也不一樣。勾欄內的設施根據具體的演出內容和形式來定。這跟百老匯的“兼容并蓄”的包容精神也是相一致的。

  為什么叫成“肆”或“市”呢?因為這些場所除了有這些多樣的表演內容外,還有賣藥、算卦、博彩、飲食等買賣交易,與商業活動同時進行。瓦中又多有貨藥、賣卦、喝故衣(叫賣舊衣服)、探博(賭博)、飲食之類,煞是熱鬧。瓦肆是一個以數座乃至幾十座勾欄組成的演藝集聚區,并吸附飲食、字畫、書坊、卜卦、貨藥等商業店鋪、攤點及露天賣藝的城市民俗娛樂圈。

  據說,有一個叫牟羽賓的人從外地來成都,去趕了東大市,晚上又到附近的瓦肆去耍。他一邊走一邊看,城樓上燈籠高掛,房里泡著茶,不斷傳出絲竹管弦聲,歌聲不絕,讓他留連忘返。

  四川文豪蘇軾詩云:“蜀人衣食常苦艱,蜀人游樂不知還。”南宋政治家王十朋詩云:“好邀蜀風俗,夔人貧亦游。”以成都為政治經濟中心的整個蜀地,甚至也不因貧窮而停止游樂。可見宋代成都人休閑之風的盛行和超前。

  浣花溪大游江最熱鬧:

  把宋代成都游賞活動推向高潮

  繡天錦地,浣花溪風物,尤為奇絕。無限蘭舟相蕩漾,繒彩重重裝結。

  —— 京鏜《念奴嬌》

  “大游江”是宋代成都最熱鬧的節日,沒有之一。天公作美,每年這一日總是晴空萬里。成都人于其他游觀活動并不會全體參與,至浣花之游,則會萬人空巷,傾城而出,或架舟如屋,蕩漾波間,沒船的就依岸結棚,綿亙數里,以閱舟之往來。即便是販夫走卒,這一天就算借錢,也要作窮日之游。此不僅“最為出郊之盛”,也是成都一年游賞的巔峰了。

  每到二月二日,出萬里橋會寶歷寺,“號小游江”。“成都之俗,以游樂相尚,而浣花為特甚”(任正一《游浣花記》)四月十九日,出節橋門,游浣花溪,會百花潭,號“大游江”。游江活動最盛的就是“大游江”。是日,太守在錦江上設置“水戲競渡”“諸軍騎射”等水上游樂項目讓百姓游賞,“凡為是游者,架舟如屋,飾彩繪,連椅銜尾,蕩漾波間。蕭鼓弦歌,喧鬧而作。其不能具舟者,依巖結棚,上下數里,以閱舟之往來。成都之人,于他游觀或不能皆出,至浣花則傾城而往,里巷聞然。”

  浣花大游江自唐代即有之,宋代成都地方官府亦從民樂。這一日,官府組織軍士水嬉競渡,盛況空前,各船彩旗招展、笙歌雜沓,兩岸觀者如云,熱鬧非凡,至日晚方歇。太守與其僚屬,能具彩舟之百姓,乘坐彩舫,歌吹相隨,妓樂數船相伴,一路表演,從浣花溪登船順流而下,直到百花潭。游江活動內容之豐富、參與人數之多,一片繁華,滿目歡樂。

  淳熙十五年授四川安撫制置使、知成都府的京鏜(1138—1200)有一闋《念奴嬌》詞,把大游江寫得栩栩然如在目前:

  繡天錦地,浣花溪風物,尤為奇絕。無限蘭舟相蕩漾,繒彩重重裝結。冀國遺蹤,杜陵陳跡,疑信俱休說。

  笙歌叢里,旌旗光映林樾。自笑與蜀緣多,滄浪亭下,飽看煙波闊。屢疏求歸才請得,知我家山心切。已是行人,猶陪佳客,莫放回船發。來年今日,相思惟共明月。

  詞中冀國即冀國夫人,又叫“浣花佑圣夫人”。夫人姓任,成都人,魁偉果敢,善騎慣射,后嫁河南衛州人崔旰為妾。崔旰雖是儒家子,卻愛好縱橫之術,因戰功赫赫,被朝廷封為成都尹兼西山防御使、西川節度行軍司馬。唐代宗大歷二年(767),崔旰繼任西川節度使。翌年,其弟崔寬留守成都,崔旰奉詔入長安,被賜名曰寧。瀘州刺史楊子琳于是趁機興兵,攻打成都。崔寬屢戰屢敗,楊子琳越發囂張。成都人民被困城內,糧草殆盡。在此危難存亡關頭,任氏慨然捐出家財數十萬,兩三日之間便招募了勇士數千人,并親自率領指揮,一戰而大敗楊子琳。事后,朝廷加封崔寧為冀國公,由于任氏保全成都功勛卓著,也被封為冀國夫人。成都人民則感戴她的恩德,奉她為女英雄和守護神,在浣花溪畔修建“冀國夫人祠”長期紀念,并于每年四月十九日麗服靚妝來此膜拜遨游。杜陵即杜少陵杜子美,眾所周知。

  陸游客蜀數年,也曾屢次參加大游江的活動。他有一則筆記,這樣描述:“四月十九日,成都謂之‘浣花遨頭’,宴于杜子美草堂滄浪亭。傾城皆出,錦繡夾道。自開歲宴游,至是而止,故最盛于他時。予客蜀數年,屢赴此集,未嘗不晴。蜀人云:雖戴白之老,未嘗見浣花日雨也。”真正是奇妙得很!

  浣花溪如此奇絕如畫,惹得無數文人墨客賦詩贊頌,當時的官員宋祁也喜愛浣花溪,動情寫下“少陵宅畔吟聲歇,柳碧梅青欲向誰”(《春日出浣花溪》)的詩句。除此之外,浣花溪不僅風光迤邐,還是詩人賦詩作詞的靈感源泉,鄧林《感興》一詩中就有“浣花溪上尋佳句,積谷山頭讀異書。”的描繪,可見浣花溪在當時的受歡迎程度。

  每夜用油五千斤:

  宋代成都是個不夜城

  采蝀橫斜春不夜,絳霞濃淡月微明。夢中重到錦官城。

  ——范成大《浣溪沙》

  陸游的頂頭上司兼文友范成大也做過四川制置使和成都知府,生性“偏愛元宵燈影戲”的范成大對成都上元節的燈會,尤其戀戀不忘。他在《浣溪沙》一詞中追憶道:

  傾坐東風百媚生。萬紅無語笑逢迎。照妝醒睡蠟煙輕。

  采蝀橫斜春不夜,絳霞濃淡月微明。夢中重到錦官城。

  百媚、萬紅,既在寫燈,又在寫觀燈之人。萬紅無語笑逢迎,讓人總忍不住想起唐代新都尉盧照鄰筆下“別有千金笑,來映九枝前”的艷景。采蝀(彩虹)、絳霞,則是形容花燈之斑斕、之明亮。宋時“成都元夕,每夜用油五千斤”,想不成為不夜城也難啊!這種安逸的夜生活一時間大受追捧,人們紛紛仿效,一到晚上,男男女女就三五成群地出游,成為一種時尚。

  宋代以前,中國城市實行宵禁制度,即在一更敲響暮鼓,禁止出行;五更敲響晨鐘后才開禁通行。在此期間,坊門關閉,街上斷絕行人,實行禁嚴。但是隨著商業交換的發展,以及人們生活的需要,延長營業時間已勢在必行,由此出現了繁華的夜市。宋代夜市的興盛,熱鬧非凡,成為人們游玩觀賞、休閑娛樂的好去處,夜間游玩活動也日益增加。

  成都作為西南地區的大都會,宋代的夜市也是熱鬧不已,田況《七月六日晚登太慈寺閣觀夜市》云:“萬里銀潢貫紫虛,橋邊螭轡待星姝。年年巧若從人乞,未省靈恩遍得無。”對當時七夕節的夜市有生動的描寫。除了夜市的游玩,當時不少人還喜歡夜游,如范成大:“錦江城下杯殘后。還照鄞江酒。天東相見說天西。除卻衰翁和月、更誰知。”在錦江邊喝酒聊天直到深夜。宋代時期,到了夏季人們就喜歡去江瀆池避暑,陸游就喜歡夜游江瀆池消暑,“微徑荒城曲,叢祠野水邊。月能從我醉,風欲駕人仙。”(《月夜江瀆池納涼》),夏季的江瀆池風月沉醉,令人不忍離去。

  夜市的出現在中國古代城市發展史上具有重要的意義,使得商品交換不再受到時間限制,為商品交換開創了新的道路,擴大了商品交易量,促進了經濟的發展。同時也促使城市的各種服務設施迅速發展起來,為酒樓茶肆等娛樂游玩場所的產生創造了前提條件,改變了城市夜間面貌,豐富了人們的生活和娛樂休閑方式。

  繁華蠶市讓人流連忘返

  成都好,蠶市趁遨游。夜放笙歌喧紫陌,春遨燈火上高樓。車馬溢瀛洲。 —— 仲殊《憶江南》

  北宋著名詞人柳永(約984年—約1053年),長期流寓各地,沉醉于聽歌買笑的浪漫生活,曾來過成都。他在《一寸金》詞中,把成都的地望、地標、市井、節慶、名勝、名人以及成都百姓的習性都描摹得入木三分、躍然紙上。詞云:

  井絡天開,劍嶺云橫控西夏。地勝異、錦里風流,蠶市繁華,簇簇歌臺舞榭。雅俗多游賞,輕裘俊、靚妝艷冶。當春晝,摸石江邊,浣花溪畔景如畫。

  夢應三刀,橋名萬里,中和政多暇。仗漢節、攬轡澄清,高掩武侯勛業,文翁風化。臺鼎須賢久,方鎮靜、又思命駕。

  空遺愛,兩蜀三川,異日成嘉話。

  柳永很厲害,從成都上空漸漸說到成都地面,再涉足具體的場景,猶如一個航拍全景慢慢過渡為近景特寫。井絡天開一句,既崇且麗。占星家為了用天象變化來占卜人間的吉兇禍福,便將天上星宿與地上區域對應、統一起來,提出“分野”概念,二十八宿南方七宿之首東井(即井宿,因在玉井星之東,故稱東井,屬于今日之雙子座)的分野包括蜀地,所以成都平原又被稱為“井絡之野”。

  這首詞原本是投獻給當時的成都知府蔣堂的。蔣堂于慶歷三年(1043)六月以樞密直學士改知益州,四年(1044)十一月遷河中府。由此可見,詞應作于慶歷三年六月至四年十一月之間。詞中提到成都“蠶市”與“摸石”的節俗,又可推知此詞大概寫于慶歷四年(1044)三月左右,因為宋代成都每年的最后一場蠶市是在三月二十七日,“游城東海云寺,摸石于池中,以為求子之祥”則在同月二十一日。

  蠶市,是成都節日中最常見的商貿活動和游樂活動。成都民眾作為蠶叢后裔,自古就注重蠶事,故一歲之中,正月至三月,皆有蠶市,于五門、圣壽寺、大慈寺、睿圣夫人廟等地鬻賣蠶器、花木等物。蠶市興旺,才有蜀錦蜀繡之綿長。

  仲殊《憶江南》,最憶是成都:

  成都好,蠶市趁遨游。夜放笙歌喧紫陌,春遨燈火上高樓。車馬溢瀛洲。

  人散后,繭館喜綢繆。柳葉已饒煙黛細,桑條何似玉纖柔。立馬看風流。

  柳永的《一寸金》,仲殊的《憶江南》,字里行間,都隱隱約約有著韋莊《怨王孫》的回響:“錦里,蠶市,滿街珠翠,千萬紅妝。玉蟬金雀,寶髻花簇鳴珰,繡衣長。日斜歸去人難見,青樓遠,隊隊行云散。不知今夜,何處深鎖蘭房,隔仙鄉。”雅俗多游賞,輕裘俊、靚妝艷冶,可不就是“滿街珠翠,千萬紅妝”嗎?人散后,繭館喜綢繆,做出來的可不就是長長的繡衣?這一切只屬于成都的“風流”,“立馬看”是看不夠的,所以還須“夢中重到”。

  游山摸石:宋代成都人還流行這樣玩

  當春晝,摸石江邊,浣花溪畔景如畫。

  ——柳永《一寸金》

  宋代成都游樂活動內容豐富多彩,吸引了眾多的市民,甚至附近農村的居民參加,往往形成“遨游空間巷”“車馬擁行道”的壯觀局面。在諸多的游樂方式中,有一些是當時成都人的主流玩法。

  游山:士庶游樂之愛

  宋代成都士庶(士人和普通百姓)熱衷于游山,但是由于成都平原平坦少山,當時成都士庶在成都近郊的游山活動主要集中在海云山、武擔山和學射山,其中又以學射山和武擔山、海云山最為士庶游樂之愛,留下的詩詞也極具地方特色。

  成都士庶到學射山游玩主要有三項內容。其一是祀張伯子,拜通真觀,祈求宜蠶避災;其二是燕集騎射。學射山之名來源于劉備諸葛亮為后主在此山筑演武之庭,設立射棚,供其學習騎射之術,自此之后,歷代多將此處設為演武之所,因此,此山也就成為了人們騎馬射箭、體育競技的場所。陸游在《感舊絕句》詩中,就回憶了曾經在學射山看打圍的情景:“十月新霜兔正肥,佳人駿馬去如飛。纖腰裊裊戎衣窄,學射山前看打圍”;其三就是登高看景。雖然看景不是宋代成都庶士游學射山的主要目的,但是成都近郊本就山少,則物以稀為貴,于是登學射山看景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楊甲在《寒食游學射山》一詩中就記載了其寒食節登學射山看到瀟瀟空山的情景。

  武擔山早在南朝陳代就有釋惠標游歷的記載,在唐朝時期更是文人的鐘愛之處。到了宋代武擔山仍為成都名勝,《蜀中名勝記》將其納入成都北門勝景之首,陸游寓居成都期間曾多次游覽武擔山,在《書懷》一詩中,詩人登臨武擔山上,眼望京師,引出無限感慨。在《武擔東臺晚望》《春殘》《行武擔西南村落有感》等詩中,詩人在春意盎然之際,漫游于武擔山及周圍,眼見“苜蓿苗侵官道合,蕪菁花入麥畦稀”“一徑松楠遙見寺,數家雞犬自成村”。(《劍南詩稿校注(二)》)

  摸石:宋代成都人的求子之樂

  宋代成都還有一個有趣的習俗,就是男女摸石求子。海云山被稱為宋代成都春游盛會,每年的三月二十一日,成都士庶都喜游海云山,拜海云寺。《天中記》有記載:“成都三月有海云山摸石之游,山有小池,游人競來摸瓦石於池中,以為求子之兆,得石者為男,得瓦者為女。太守設宴於春閣以觀之”。可見,就是因為此山有預測生男生女的摸石之樂,使得宋代成都士庶在靈智禪師歸寂之日紛紛到此游山玩樂。

  除了海云山有摸石的趣事,浣花溪邊的摸石之樂也很流行,柳永在其詞《一寸金》中就有詳細地記載:“雅俗多游賞,輕裘俊、靚妝艷冶。當春晝,摸石江邊,浣花溪畔景如畫。”詞中描繪了在宋代成都春日里,浣花溪邊俊男美女相邀出行,嬉戲打鬧,在風景如畫的浣花溪邊以摸石為趣的景象。摸石的歡樂仿佛就在眼前,歡聲笑語好似就在耳畔。

  本版撰稿:天府文化學習小組成員林趕秋、李曉

  • 超出想象 宋代成都人的耍法板眼多

北京赛车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